万搏官方网站万搏-上海出台新规 外地号牌车这些时段采取高架限行

  上海出台新规:除周六、周日和全民假日外,外地号牌车辆每天7时—20时高架限行

  本地牌车主:高架上几乎不用踩刹车

  外地牌车主:我们的车是不是白买了

  面对机动车保有量日益增长、城市道路难以支撑的局面,有些城市会推出一系列机动车限行措施,以此来缓解交通拥堵状况。

  11月2日,是上海外牌限行新规实施首日——新规规定,除周六、周日和全体公民放假日外,每日7时至20时,外省市机动车号牌等车辆禁止在上海市大部分高架道路上行驶。

  按老政策,上海高架道路的外地牌照机动车限行时间大致处于早晚高峰两个时间段。与此相比较,此次限行新规一并覆盖平峰时间,限行时间也从7个小时延长到13个小时。

  上海实施外地牌照限行新规后,效果如何?在这个城市居住的人,又有什么感受?

  记者赶赴上海实地体验。

  本地牌的小窃喜

  高架的确通畅了不少

  2日傍晚18:30,上海晚高峰进行时,记者从虹桥高铁站乘坐地铁来到静安寺地铁站。

  这里是上海市中心,紧邻人民广场和南京西路。暮色已然降临,下班的人行色匆匆,眼前的延安高架路上车流涌动。地面道路上,下班的车辆也渐渐排起了队伍,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记者在常德路静安寺地铁站9号出口附近观察了20分钟,地面道路上,十多辆粤、苏、陕、皖、浙、川开头的外地牌照车辆依次驶过。

  限行新政实施首日,不少上海本地市民感受到便利。“太爽了,高架上开车几乎不用踩刹车!”这是上海市民小田在外地车限行新规实施首日的最大感受。

  小田家住松江区,距离虹桥高铁站不远,“因为路堵停车也难,平时我去市区主要坐地铁。不过,我老婆在淮海路上班,有时候要开车接送。”

  从家里到妻子的公司,小田以往开车一般都在一小时左右,最堵的一次足足开了1小时40分,“今天我是11点左右出发的,路上格外空,全程只开了半个小时,省了一半的时间!”

  他认为,外地车限行新规的实施,极大方便了本地市民的出行,“以前,上海的高架路早晚高峰也是对外地车限行的。不过,早高峰十点过后,外地车一窝蜂上高架。于是,高架上一天到晚通行都很慢。这次限行新规,让我们在平峰时间也能把车‘开起来了’。”

  他给记者发来了几段行车记录仪的视频,“你看,延安路高架西向东往市区方向,这段高架以前平峰时段车也很多,今天通畅不少,基本能跑到时速六七十公里。”

  小田还特地导出了上周两个相同路段的行车记录仪视频,“这是10月30日晚上8点左右,延安路高架转内环内圈附近路况,车很多,速度差不多只有时速20公里;今天白天11点,同样路段,时速基本上能按照限速跑。”

  白天时段,高架对外地车限行后,受限车辆会不会涌入地面道路?

  小田说,从他的感受来看,地面道路通行状况变化不大,“可能有一部分受限车主提前了解了政策,转而乘坐地铁或者公交绿色出行了。”

  外地牌的小忧伤

  有人搁置买房计划,有人萌生回乡念头

  几家欢乐几家愁。平静的表面下,变化悄然发生。

  “以后工作日,城里不约,这是要逼着换绿牌?”在上海工作的吴志,看到朋友圈,一个朋友针对新政发的吐槽,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想了一下,给中介发了条微信,意思是买房计划要再搁置一段时间。中午,他挤地铁去见了从青海远道而来的朋友,“我本来打算开车来接他的,但显然现在不方便了。”

  家住宝山,公司在浦东的国家开发银行大厦,每天上班,吴志需要开着粤B牌照的小车,经过延安路高架和中环高架。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上海被罚,就是因为违反了限行的规定,导航一个路口走错,就开到了限行的隧道里,“走地面的红绿灯会特别多,高架方便很多啊!”

  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外地牌照走在早晚高峰的上海,有多么不易。因为限行,吴志平时很少开车上下班,外地牌照80元一天的停车费让他选择地铁出行。但政策出来之后,无力感仍然会涌上心头。

  在他看来,不想开车和不能开车,是两码事。

  他和几个同为外地牌照的朋友们聊起,都在猜测,在这个时间延长限行时间,是为了明年5月,上海地面外地车牌限行政策升级做铺垫,“如果这样,我们的车相当于白买了。公司就在内环,如果禁止地面通行,我就永远不能开车到公司了。万一遇到家里有紧急情况需要去医院,我们也没有办法开自己的车。”

  但吴志也表示,自己不会为了限行政策去再拍一张上海牌照,“那价格,相当于重新又买了一台车。”

  “或许,到了回浙江的时候了。”短短十分钟,这句话张先生重复了三次——外地牌照限行时间的延长,对于他这样在上海做生意的浙江人来说,是一次重击。

  2015年,儿子考上浙大,张先生和妻子在浦东新区的建材市场租了商铺,主营业务,就是给客户送建材和上门安装。家里的浙牌面包车,承载起了上门送建材的重任。虽然早晚高峰有限行,但走地面也可以送到。建材安装的工作时间主要是在白天,新的限行政策出来后,往市中心送建材变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晚上没人会同意安装的,会吵到邻居。”张先生表示,“因为限行,明天的两单生意我都告诉客户取消了,我送不了。”

  让张先生最忧心的,明年五月份将会推出的更严格的限行外地牌照政策——因为户口没落在上海,张先生不具备摇沪牌的资格,也不准备去办理沪牌——“我现在先周边的生意做做看,如果实在不行,我就回海宁老家。”(记者 吴崇远 见习记者 刘俏言)

【编辑:田博群】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abameca.com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